胡杨观点:人在屋檐下,要学会低头

 

当年部委李姓领导,就曾来我们小区考察过两次。

但是,才过了十来年,我们小区就败落了。

主要原因是物业费收的太便宜了,每平才三毛八。

而刚开始那些年,开发商为了打品牌,做形象,物业服务虽算不上顶级,也能打90分。

第一次往小区搬东西的时候,那是2005年,我抱着一台大屁股的显示器,媳妇抱着主机,走到大门口,帅哥保安立马接过来,一直给送到了屋里。

后来,随着楼盘的售罄,物业质量就一直在下降。

保安从帅哥变成了大爷,水景从清水变成了干沟,绿化也开始大打折扣。

于是几个领头的就开始不满,找物业理论。

物业打出条幅,同等价格享受同等服务。

再后来,物业通知涨价,物业费涨为六毛八一平,想要优质服务就必须涨价。

领头的又组织业主讨说法,经过一段时间的对抗后,物业贴出告示,停止物业服务,撤出小区。

从此,我们小区便进入了急速败落的恶性循环。

01

连续换物业,小区越来越烂

原物业撤走后,小区就陷入了混乱,卫生没人打扫,垃圾桶没人清理,持续了两周。

街道办事处紧急出面找了新物业入住,叫英德物业,后来业主都称其为缺德物业。

英德的收费标准是每平九毛八,街道办事处给他们签了一年的托管协议,长期协议需要业委会进行签署,但是我们小区没有业委会。

虽说后来成立了业委会,但是由于和物业的利益纠葛,也没起到任何的积极作用。

按规定,所收物业费,物业公司需要按比例分给业委会作为活动经费。

但是由于涨价,新物业公司又没有正式服务合同,并且服务质量跟原来的物业公司有很大的差距,很多业主就选择不交物业费,物业公司赚不到钱,自然就不同意给业委会分钱。

业委会就鼓动业主不交物业费,业委会又利用不同意签长期服务协议和物业进行对抗。

就这样,物业就越来越差。

英德公司坚持了两年后,选择撤出。

撤走前,天天在各家门上贴律师函,威胁要起诉。

临走,还把小区的监控,消防系统悉数破坏,让小区安全陷入了瘫痪。

第一次看到我家门上贴律师函时候,我让媳妇赶紧去交了。

媳妇:我问业务会余主任了,他都不让交,再说人家都不交,咱为啥要交?

我说,人家是人家,咱是咱,物业给咱提供服务了,咱就应该给人家付费。

媳妇:服务太差了,不值。

我说,老物业的服务值,但是人家为啥走了?房子没卖完时候,为了形象开发商撑着,房子卖完了,就要回归市场原理,物业公司也是做生意,又不是做慈善,天天赔钱,谁愿意给你服务。

英德物业走了之后,先是引进了建业物业。

建业是河南一流的开发商,物业自然也很牛。

但是,建业物业在详细考察后,在临近入驻的最后时刻,选择了退出。

理由是小区的消防和监控系统被破坏了,没有办法保证小区安全。

我想,真实的原因应该是发现了小区错综复杂的利益矛盾,感觉接手风险太大。

后来,又入住了一家物业公司,叫正美,这次是业委会同正美物业签署了一年的临时托管协议。

刚来时候,看工作人员都是统一制服,每天早上经理还站在大门口给业主鞠躬,感觉应该还不错。

但是没多久,就又陷入了之前的魔咒,收不上来物业费,服务越来越差,也开始经常在各家门上贴律师函,还加上了惩治老赖的宣传,意思是不交物业费会成为老赖,以后不能坐高铁,不能坐飞机。

现在正美物业还在苟延残喘的维持着。

总结:买房子,如果有两个差不多的小区,一定要买那个物业费贵的。

02

相互起诉,矛盾越来越大

去年,正美物业起诉了一批不交物业费的业主。

于是,领头的也组织了几十个业主起诉物业公司,请求判决业委会同正美物业签署的临时合同无效,理由是物业公司服务达不到要求,目的是不交物业费。

我不在业主群里,我嫌天天看那些无用信息太浪费时间,这些事情,都是后来媳妇告诉我的。

有一天,媳妇不在家,打电话给我,说判决书下来了,让我到业务会去拿。

我当时就有点蒙,我说你跟着凑啥热闹?有时间读读书多好。

媳妇说,春天阿姨找到我,不好意思驳她的面子,就签了个字。

我说,以后这种事少参与,物业公司给业主使坏,玩阴的,这样的事情还少吗?不管哪个物业公司,只要服务了,交费是应该的。那帮天天闹事的人,不就是图个人利益吗?这几年闹下来,结果是小区越来越败落了。

领头的几个人都进了业委会,结果把小区弄好了吗?

到了业委会,拿到了判决书看了一下,判决结果是驳回诉讼请求,临时合同有效。

两个带头的,一个阿姨,一个大叔,在那给来拿判决书的业主高谈阔论。

大叔说,我们请这个律师不负责任,也没有来小区调查,事情没办好,应该把收的钱退给我们。还有法官,纯属乱判,都没来我们小区调查,小区混乱成啥样了,居然还判合同有效。

我说,那接下来咋办?

大叔说,签字吧,我们要向各个部门上诉,让政府知道我们小区的真实情况。

我看了一眼,摆了一大片,足有十几份。

我说,都啥部门呀?

大叔说,市法院,省法院,发改委,市长办公室,还有最高法,国务院。

看大叔说的慷慨激昂。

我只好借口媳妇明天就回来了,让她签吧,要不然笔记不一样,然后赶紧走了。

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,一个根本不懂法律,完全活在童话中的大叔。

03

人在屋檐下,要学会低头

2018年,媳妇在中海地产买了一个门面房,去年五一交的房。

前一段,开发商突然打电话,说有重要的事情,让去一趟,需要面谈。

于是我媳妇就去了。

原来是门面房的面积小了5平方,要退大概20万,面积小这么多,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。

媳妇打电话给我,挺高兴。

媳妇说,隔壁的大了,他们要补20多万,咱们的要退钱,不过我就纳闷,退钱为啥还让我跑过来,直接一个电话不就解决了。

我说,我记得标准购房合同,实测面积大小超过百分之三,对开发商是有惩罚性规定的,我看看合同。

合同上写的是,如果实测面积小了,小的面积超过总面积的百分之三,超过百分之三的部分,开发商要双倍赔偿。

于是,媳妇便开始和开发商协商。

开发商答复是,双倍赔偿不可能,要么直接签和解协议,退钱,补偿你三个月物业费,要么你去起诉。

媳妇便开始找律师咨询,律师都支持起诉,而且传达的意思是,胜诉把握很大。

我说,律师的话,你顶多能信7成,他们的目的是接你这个单子,打赢打不赢那是后话,打输了又不退钱。

做律师的,基本都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,跟是不是熟人关系不大,起诉前后他们的积极性和说辞完全不一样。

媳妇说,那你说怎么办?

我说,争取让多补点物业费就可以了。

媳妇说,那每次咱都受委屈?这明明有现成的合同,还这样?

我说,有合同不假,但是你要明白你的维权成本和你的对手是谁。

起诉的话,开发商有现成的法务队伍,直接就处理了,对人家没有任何的额外开支,而我们,需要请律师,律师费都要上万,即使打赢了多得的利益也很小,基本都给律师了。

而且,接受和解的话,现在就能拿到钱,而起诉的话,估计一拖就是一两年了,还要付出很大的精力。

更何况,你的门面房在那里,以后想租个好价钱,还需要物业的配合,闹翻了以后事情不好办。

媳妇说,开发商和物业是两家公司。

我说,是两家公司,但是穿一条裤子。

说了半天,媳妇还是有点咽不下这口气,我只好闭嘴。

媳妇又说,法律是公正的,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不应该忍气吞声。

我说,法律永远做不到完全公平,法律永远只是一套游戏规则,只能在游戏规则内做到公平。

但是,你要考虑自己的成本,到底值不值。

就像起诉物业被驳回这件事,法官的判决没有一点问题,至于你小区烂成什么样,跟法官判决没有关系。

因为你诉讼的请求是判定合同无效,而在法律的框架内,这个临时合同应该是有效的。

至于小区烂成啥样,那不是法院的管辖范围。